90后「性爱导师」:20万中产男女的情爱教练
2021-12-27

90后女孩罗南希,被粉丝戏称“一看就是有性生活的人”...

的确,她很漂亮,却不是传统审美中白皙骨感的美女。她的皮肤呈小麦色,身体线条韵律动感,声音是低沉又有活力的烟嗓。真正吸引目光停留的不只是她的颜,而是一股不吝天性、慷慨展示自我的气息。在她身上,全然没有谈论性爱时常见的扭捏与羞耻感,反而有一种“我们就是要在阳光下谈性说爱”的坦荡。

90后女孩罗南希,从事性教育工作和性治疗师超过4年,被粉丝戏称“是这个圈子里唯一看起来有性生活的人”,言下之意是,罗南希是一个有性魅力的女人


罗南希

2017年,在完成AASECT美国性教育与性咨询国际学分认证等专业学习后,她回国开始了自己的性科普工作,并于2019年在深圳成立公司,以团队形式研发线上性爱技巧课程,在北上广深组织“前戏沉浸式体验”“性情欲与性自信女人”等线下工作坊。

从没有一个职业像性治疗师这样,既有大量需求,却又充满禁忌。

在性观念发生巨变的今天,年轻人的性焦虑却只增不减。根据性社会学家潘绥铭的调查,从2000年到2015年,在已婚或同居的年轻人里,男性中没有“性趣”的比例从4.8%上升到12.1%,女性则从12.8%上涨到27.3%;后浪研究所出炉的《2021年轻人性生活报告》中显示,男女性焦虑的TOP3中均有“技巧不足”。

我们好奇,以性技巧教学为切入口、尝试通过性知识的普及来改善两性沟通方式的“性爱导师”,到底是怎么开展具体工作的?

我们跟罗南希聊了聊,她所了解的年轻人床榻上的隐秘故事,以及这个新兴职业的快乐与苦涩。


原来身体上的专注才是真正的性感

其实性爱导师的工作并不神秘,我现在的工作主要分为三部分:线上性技巧课程的研发,线下性主题工作坊,以及个案的性咨询。

我个人最喜欢的部分是线下工作坊,因为可以和真实具体的人产生互动,看到每个人身体和情感上的细腻变化。上个月我们刚刚结束“前戏沉浸式体验工作坊”的2.0版,从2020年7月1.0版落地到现在,工作坊不断更新迭代。

关于前戏,我们曾经在粉丝群体里做过一个调查,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,91.7%的人都认为前戏会提升性爱质量,让自己更容易达到高潮,但是经常做前戏的人却只有47%,超过50%的人认为虽然前戏很重要,但我就是不做。

这很有意思,包括也有一些夫妻来找我做咨询,比如一个老公说他真的不喜欢做前戏,觉得身体上会觉得很麻烦,但老婆总是发脾气觉得不够尊重她,认为把她当成工具人。两个人为此吵得不可开交,甚至要离婚的地步。

这就涉及到男女双方在性生活上的沟通问题。在“前戏沉浸式体验工作坊”里,我们有一个刺激的环节叫做“男女互相吐槽最不喜欢的前戏方式”。

通常每次工作坊参与者有二三十人,男女人数各占一半,大多是陌生人,偶尔也会有情侣一起来。我会让男女分开各站一排,面对面“大倒苦水”。

这时候气氛通常是轻松又微妙的,但是能够让大家克服性爱上的羞耻感,说出自己的真实喜好,同时又能够站在异性的角度去考虑对方的感受。


罗南希的线下工作坊现场

有的人是真的不喜欢做前戏吗,其实还是没有找对方法。关于前戏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标准。对我而言,在肢体接触之前,一个眼神、一个话语、一丝触摸,这个逐渐靠近对方的过程都算是前戏。

我们在体验工作坊里设计了“五感练习”,通过“阅读、滴蜡、轻抚、绳缚、玩具、按摩”等方式,去唤醒学员们的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味觉和触觉。

比如大家会两人一组,其中一人蒙住眼睛,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身体的其他知觉上。另一个人用羽毛棒轻轻拂过他的手臂,或者将温热的蜡油滴在他的后颈,再或者用绳带或紧或松地困住他的双手。


“线下工作坊”的捆绑教学

我还会让大家带一件生活中的常用物品,牙刷、纸巾、棉棒的不同触感都可以成为刺激情欲的好帮手。

这时候身体的一切细微感知都会被放大,身体会诚实地告诉你你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。是鞭子的刺激,是被绑住时的心跳,还是对方用指尖轻轻触碰你脚背时触电的感觉。我会鼓励大家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。


“线下工作坊”的五感练习

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打开人们身体的雷达,现代人的理性思维很重,常常忙碌到大脑带宽不足,但身体却变得迟钝和不敏感。而性爱是让人类回归原始身体感知的一种方式。

我记得有一位大哥在课前分享时说:“我承认我就是个直男癌,我就想来看看这边到底是干啥的。”课后他话锋一转:“这真的很可以,原来身体上的专注才是真正的性感。”谁都没想到看起来粗线条的人,却能说出这么哲学的话,很可爱。

在凡事都讲求效率的时代,在性爱上大家似乎也越来越急躁。人们变得无法专注,能够认真仔细地为伴侣做长时间爱抚的人越来越少。有的人像机器一样从来不看对方的眼睛,有的人动不动要看一下手机,我常常想,如果你不会利用你的五感,为什么你不去买一个充气娃娃或玩具呢,那样感觉说不定来得更快更强烈。只有当你能够感受到与另一个人之间细微的触碰,缓慢的停留,才能享受到专注的乐趣。

所以与其说我们做的是“性爱工作坊”,你也可以说它是“躯体工作坊”,我们公司的名字就叫做MyBodyKnows(我的身体知道),因为身体是最好的老师。


从好奇心和不抗拒开始

我能够从事性爱教育方面的工作,像是受到一种原始生命力的驱使。

我大学读的是戏剧专业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当演员。因为我长得黑黑的,又不是特别瘦,完全不属于中国传统那种白嫩精致的审美,然后我又不愿意为了上镜去折腾自己的身体。

大三的时候,我偶然在美国参加了一个性玩具的工作坊,老师介绍各种性玩具和精油的使用方法,然后会分小组用身体感受不同的性玩具,并分享自己过去的经验。在这个过程中穿插很多生理结构和性健康的知识。

当时对我触动很大,在面对这些比较禁忌的文化方面,我发现自己抱有一些好奇心和不抗拒的心态。

回国后我来到深圳,开始做一些女性社区,那是2016年,我发现当时国内很少人用内置卫生棉条,我想用那种导管型的卫生棉条,但大家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以此为契机,我开始分享性科普的内容。

后来陆续有医美机构找我去做一些性感训练营,为他们的女性会员提供性技巧相关的课程。我惊讶地发现,在30-40这个年龄层的女性有大量这方面的需求,而且有些人的性观念很扭曲。


罗南希的训练营

比如她们询问“我老公早泄,是不是我的问题,是不是我还不够好,我要在技巧上怎么改善。”中国女性的性自尊是比较低的,当性生活产生问题的时候,大部分女性的第一反应是自责,或者期待通过性的改善挽救已经濒临崩溃的婚姻。

2017-2018年,我开始在国内外密集地参加“人类性学”的培训学习,包括美国南加州大学的人类性学,纽约东西方人类性学研究所性治疗师的国际认证。

以前我一直是个不怎么爱读书的人,但学了人类性学之后,我才发现这绝对是学科选择和教育方法的问题。学校里面照本宣科地学习语文数学,真的非常不适合我,对我来说那些只是放在那里常常束之高阁的知识而已,但人类性学它不是简单的知识,而是一种智慧,它从我生活当中的每一个方面让我融入到与人的关系当中,与自然的关系当中。

当教授讲到男女性别议题的时候,我第一次跳出一个孩子的角色去看待我的父母,他们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他们关系中的问题。以前我对我爸的态度很不好,但我逐渐理解到,这个社会更少给男性一个出口,让他们去展示他的脆弱,可能女性可以落泪,发个牢骚,或朋友圈吐槽,但男性大多只能缄默。

2019年,我在深圳正式成立公司,决心把性教育和两性的性潜能开发当做一项长期事业来做,在那之前,我的父母一直以为我是“误入歧途”的。

在我遇到的各种案例中,大家的大部分困扰首先是技术层面的。比如男性的疑惑总是离不开“如何才能更持久,如何才能让对方更爽”,而女性大多纠结于高潮这个问题,似乎我没有高潮我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。

我想既然大家喜欢性技巧的方式,那我的工作就先从这个切入,性爱的实操问题虽然很有吸引力但却只是表面,我会将性生理、性社会学、性心理学的内容穿插其中,用躯体感知和训练的方式,最终希望提升男性和女性的性自信和性人格。


是自由的,也是性感的

我比较坚持躯体感知和训练的方式,是因为我在学习中真实感受过躯体的强大力量。

第一次是在一位德国科学家的性爱关系工作坊上。他邀请一位同学上前做一个身体动作的示范,我第一个冲了上去。

当时他在地上准备了一张厚床垫,他让我平躺下来,两条腿交替抬高到90度,然后持续交替拍打地面。就这样不到两分钟,突然莫名其妙的我情绪就上来了,一边拍打一边哭,从抽泣到忍不住狂飙眼泪。在我的头顶正上方有一盏圆形的白炽灯,让我脑中闪回到曾经在医院流产时的痛苦经历,当时我躺在病床上,头顶也是这样的白炽灯光晕。

有些压抑的情感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,但是在特定的环境、通过特定的引导手法,当时的情绪就会从身体中一下子迸发出来。波动的情绪大概持续了半小时,平静过后,身体和心灵都得到巨大的释放,那种轻松的感觉让我重新开启对身体的认知。

第二次是在泰国的一次女团课上,老师带领女生们用身体搭建一个模拟“产道”。十几个女生一个挨一个呈跪姿,身体朝前双手着地,在双臂和身体之间留有狭窄的空间。有一个人会从这个拱桥状的通道努力向前爬,女生们轻轻晃动身体,发出轻微的嗡嗡声,模拟一个女性产道中的新生命的诞生。

每个人都要体验这个努力向前爬的过程,直到穿过“产道”,完成“诞生”。在这个简单的躯体训练中,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,有人悲伤,有人喜悦,而身体作为一个桥梁帮助你去连接到你自己的深层感受。

后来,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躯体训练,当我能够自如地掌控以及欣赏自己的身体之后,我无意中发明了一种即兴舞蹈,我称它为“野魅之舞”。


罗南希跳舞

我从没有系统地学过舞蹈,只有偶尔上过两节Bachata的课程。当我随着迷醉的音乐,自然地张开双臂,扭动腰肢,沉浸在当下的摇摆时,我觉得我是自由的,也是性感的。

后来我跳舞的视频被放到网上,才发现原来那么多人喜欢我身体的律动,甚至想要去学。

我就在女团课程中加入了身体律动的部分,但我的初衷并不是让大家跳得性感或者美丽,而只是单纯地听着指令做出律动,比如我会要求女生们前后顶胯,做一些她们平时放不开的动作,有些人如果做成性感的扭胯我会制止她们,我希望她们从社会上他人的凝视中脱离出来,先学会跟身体舒服地相处。

很多学员会问我,要如何提升性魅力。我只能告诉他们,保持健康,并且能够充满自信地展示自己的身体,性魅力才会由内而外地显露出来。


有了小孩我会告诉他,

妈妈在做很有价值的事

今年9月份,是MyBodyKnows成立的两周年,我在朋友圈许愿:希望未来可以一直感受到爱,并在爱当中快乐搞钱。

我一直很相信商业的力量,相比于教育,商业的触角可以扩散到更多人群,如果商业可以跟性爱教育结合在一起,那是一个更理想的发展。

目前我们全网粉丝有20万人,其中男女比例接近一比一,年龄在30-36岁之间,学历和教育水平都比较高,主要是北上广深的都市已婚群体。

我们的客单价不算低,通常线上课的起步价是500元,在同行里是最高的,因此也帮我们筛掉了一些目的不纯的用户。

很有趣的是,虽然都来自一线城市,但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参与者完全是不同的风格。深圳的学员特别爱玩,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,而且自带一种江湖气;上海的朋友稍稍矜持,更追求身心灵层面的感悟;而北京就像个三好学生,每个人上课的时候都特认真,恨不得拿小本本把学到的技巧都记下来,回去举一反三。

目前我们团队的全职员工只有4个人,我还有设计师、客服和文案,而我自己也在写文案和做新媒体运营。我们这个行业找到合拍的人并不容易,大家需要认识到彼此在社会上的角色,以及给予关键的情绪支持。

所以说性爱导师其实是个挺劝退的职业,如果你想来赚钱,那建议还是换个行业。这个行业目前鱼龙混杂,而且也要面对外界的很多压力和不理解,也包括身边最亲近的人。

有时情绪不好的时候,我也会担心,这份工作最终还是得不到亲密爱人以及社会主流的尊重,由于各自背景文化、教育思维和开放程度所造成的分歧,是很难从根本上解决的。即使自己帮助了那么多人,但在自我价值感的实现方面,依然是有缺失的。

但我能做的就是将这份事业持续做下去,如果男生他对这件事情很介意,那他不太可能成为我的男朋友。

我也会考虑如果我有了小孩,我该如何跟他分享我在做的事情,我能保证的是,他绝对会是一个从小接受良好性教育的孩子,有一天他有了成人的思维,我会骄傲地告诉他,你的妈妈在做很有价值的事。



转载自公众号:后浪研究所 公众号ID:Youth36kr

tag:
老张测评:一个客观、公正的评测网站!一个完全以数据说话的平台!一个猛男不可或缺的加油站!我们将用数据告诉您哪款产品最好,哪款产品最适合你,哪款产品性价比高!
热门文章

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

Processed in 0.510630 Second , 33 querys.